王书文师一生淡泊名利,不事张扬。王师一生勤学不倦,默默无闻地研习心意六合拳已六十余年。王师沉毅寡行,因而少在武术界走动,又惜艺如金,择徒甚严,故不闻名当世。

王书文师是山东莱州人,生于1919年,自幼便随着家乡的武术老师学习武术,十四岁时跟着家人到北方学做生意,边做生意边习武。1936年,他在上海开办了美华大理石工业社,同年拜在中原大侠--王效荣老师的门下。
王效荣老师是河南怀店人,一代武术名家,分别在上海的东新桥、海宁路开办有两所得胜武术社。王效荣老师勇猛过人,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尤以大刀和查拳最为驰名。1937年在上海“大舞台”曾举办过一次国际性的武术比赛,外方擂主是俄国大力士鲍克罗夫,中方擂主就是王效荣老师,外方主裁判是犹太人,中方主裁判是著名武术家王子平先生。卢嵩高是现场指挥。在三个回合的比赛中,王效荣老师只用两个回合两次把鲍克罗夫举过头顶,重重地摔在台上,全场一片叫好。王书文老师作为王效荣老师的得意弟子,与师弟王佩在比赛开始前上台表演了大刀进枪的武术套路。娴熟的配合,天衣无缝的表演,赢得观众们阵阵欢呼。
王效荣老师和卢嵩高师都是回族,又是老乡,同在上海的外滩公园教拳,关系非常好,对老师也非常尊敬,每次提到卢师的功夫时总是赞不绝口,常请卢师对其徒弟们指点一二。卢师曾传授过王效荣老师心意六合拳中的一招“一头碎碑”,王效荣老师常在公园里表演、练习,每次表演都能引得人们驻足观看,以其惊人的力量、塌天的恨意、拖如犁的功夫,使人惊叹不已。1938年初,王师和师弟王佩、李仪华三人对心意六合拳神往已久,下定决心要学习。三人直接找到卢老家拜师,卢老不肯收,后经王效荣老师的引见,再经过一年多的考察,才同意他们三人递帖磕头拜师。
二十余年来,王书文师一直跟随卢老师学艺,对待卢师就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亲。卢师也很喜欢王师,公园练后,还常带王师到山东会馆空房间单传独授,说到兴奋处,连比划带打。卢老师晚年常对王老师说:“书文,你要好好努力下把劲,趁我现在还能教,等我‘无偿了’(河南回民方言死了的意思),我还能带到棺材里不成?这门拳是古上留下来的宝贝,花钱买不到的,你要坚持传下去,不能失传,也不能乱传。我以后只是图落个名,拳不复杂,但易学难练、更难精,拳意非常的深奥,你要去捞,越捞越深,要勤学苦练,学到老,练到老。”
卢师是于1961年因病去世的(去世在当时的纺织医院),终年87岁。
卢师去世后,王师与大师兄李尊贤、师弟杨肇基一起共同研习,遍访师兄师弟,整理拳谱。大家感到这门拳中除了有一套《四把拳》外别无套路,于是王师与两个师兄弟用了五年的时间,编写完成了一套《心意十形连拳》。它具备了心意六合拳的踩、扑、裹、束、决的劲意与攻防合一、刚柔相济的思想,保持了心意六合拳身成六式的基本特点,把过去单盘单练的一些动作有机的连在一起,充分发挥了心意六合拳的灵活性、‘三翻九转一个踢‘的任意性及其刚猛性,突出了对头、肩、肘、手、胯、膝、足的应用,共计四十八式,并请形意名家姜榕樵老师、太极名家王守先老师作序,杨肇基师弟写了前言。
1984年,安徽蚌埠宋国宾老师的三代弟子拿着宋师与卢师的合影(卢师和宋师是调帖的弟兄,卢师每次回河南或来上海都要在蚌埠住一段时间,宋师的弟子们对卢师非常的尊重,卢师也常在茶余饭后传授他们一些功夫),王师在上海的公园里寻找习心意六合拳的练家,有相熟的拳友将他们带到王书文老师家里,同年受蚌埠师兄弟们的邀请,王师和师弟张照远、白恒祥一同前往,受到蒋安波、李克俭、刘福田等十几位师兄弟的热情接待,相互间切磋学习,取长补短,常常交流到天亮,深切感到他们对心意六合拳的痴迷。后来,诸衍玉老师的儿子诸福成及王德利、杨世友等人还专程到上海王书文师家学习完善心意六合拳。
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日渐频繁,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喜欢中国的文化,关注中国的武术。美国黑人拳师――约翰,在本国常闻中国功夫博大精深,又非常的神秘,他总想见识一下真正的中国功夫。约翰于1992年来到上海,在翻译的陪同下到公园、拳社、武馆看人练习,与人切磋交流。一个多月以后,有朋友把他领到我家,高大威猛的约翰为人谦虚,说话也比较和气,但此时约翰对中国功夫不怎么认同,不经意流露漫视,随着交流的深入,约翰的表情明显的严肃起来,不住点头,接下来的切磋更使约翰惊诧不已。本门打人如走路、如“亲嘴”、如拔草般的轻巧,他看不清其中变化,也摸不准其中劲路,挨了打还要问:刚才是用什么部位打的?王师笑了,别说是约翰不知,就是许多练习多年心意六合拳的也不一定明白其中。王师告诉约翰,中国武术每一门功夫都是经过十几代传人毕生心血不断积累,没有行家点化,是很难弄明白的,所以中国武术特别注重传承,讲究明师才能出高徒。最后,王师告诉他虚实、开合在心意六合拳中的变化关系,又告诉他“拳无拳、艺无艺,打人不露形,露形不为能”的道理。约翰似懂非懂,本来马上要回国的他决定再留下来。这一个多月,每天都请王师到他下榻的锦江饭店传拳,又是请客,又是送礼,愈到后来愈是诚心,愈是对中国武术充满了敬畏。回国后,给王师寄来邀请函和担保,信中告诉王老师,他在美国的十几位同事听了他的介绍后,也要学习中国武术。
前苏联戈尔巴乔夫时代,有许多苏联人学习中国的功夫,他们特别信任中国教练。在上海,他们多方打听、了解后,选中王书文师,并寄来邀请函和合同。但王师始终认为这门拳是古上留下来的宝贝,过去一直是秘不外传,它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息息相连,若不懂中国文化,即使下苦功,也很难学会,于是便谢绝了。
王师多年来一直隐居在上海的一所里弄内,闭门勤修、日就月将,更感心意拳的珍贵,不敢有一日懈怠。王师几十年来严守师道,宁可失传,不可乱传,传要真传,慎重收徒,认真授课,现有入室弟子余江、宿林、巫善东、伊鲁泊等人

记心意门九代明师――王书文先生-心意拳头条 记心意门九代明师――王书文先生-心意拳头条 记心意门九代明师――王书文先生-心意拳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