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式猴子捞月猴子捞月,张先生示范:左手架住对方右小臂,在上右步的同时,右臂在小腹前屈肘上提,掌背向左,用肘尖擦击对方前胸。定势时,掌背贴于右耳侧,肘高于顶。对此“捞月”,笔者有一问:人学猴子捞月,是用手去捞月,还是用肘去捞月?我看是用手捞,不是用,肘捞,而且只有双手模仿捞月,才能使技法特征形似猴子捞月。心意六合拳虽然重“神”不重“形”,但技击落点与名称示形总有关联之处,.否则,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称?张先生示范的猴子劳月,虽然也有提臂向上的过程——当做“捞月”,但捞月的技法落点却在肘上。心意拳的单式命名是根据“技击落点”,而不是根据“盘炼过程”。因此,.用“肘击”喻示“捞月”的形象,是不是太离谱?哪有猴子用肘去捞月!其实,张先生示范的“猴子捞月”自有家门,谱称:“闹五行,为功法。”盘时,双掌要摩身,随着腰转,须上下左右前后做回环交替缠擦。当高低运行到极限时,一手掌背轻贴耳侧,肘过顶上,越高越好;一手掌心轻贴股后,指过臀下,越低越好。机理,两臂极力上下对拉,可牵引五脏六腑进行摩擦,激发真气鼓荡。在外,掌起摩擦足三阴,连着手三阴;掌落循行手三阳,摩擦足三阳。如此,内擦外摩,表内呼应,极易触发真气运行,打开气脉,此为修炼内功绝妙之法。闹五行盘修为定步,若改为活步,即可演化成武技,举右式为例:退左足,复而上,双掌交错,上下提拉。继而,再上右足的同时,提右臂屈肘顶,左掌插于右腿内侧,这就演变成张先生示范的“猴子捞月”。据笔者所知,心意门屈肘过顶的式子,仅闹五行一势。由此可以断言,所谓的“猴子捞月”源出“闹五行”。心意六合拳讲究拳功一体,功法演化武技后,门内有个传统规矩,名称仍沿旧说。若改为别称,要合乎约定俗成的传承习惯。例如,在去年,韩建忠先生示范的按把,先用燕子穿林接手,然后右掌搓其胯根,此技出于功法“手摩内五行”,门内惯称为“搓把”。但称为“按把”,就不合传承习惯了。因此,闹五行化为武技,不能随意改称“猴子捞月”。“捞月”一式,姬氏确有传承,名日海底捞月。因其双掌要运行到“气海穴”连至“月阴”以下部位,故而得名。同时,也说明此式运行的范围,应在气海穴周围。盘法简述:左足上步,双掌从下向上平行托起,置于小腹前。左足后退,并向左横步,双掌对合,转向右侧。继而,右足越过左足,向左斜角上步,左足再上步,落于右足前的同时,双掌从右向下越过裆部,再向上向左转向右侧。接着,右足向右斜角上一大步,双掌再次盘绕经过裆部时,双掌立即“捞月”,并翻掌向上作“托月”状。在心意拳中,单一护裆的拳法只有海底捞月一式,与小顾护头之法遥相呼应。海底捞月为顾法,主柔劲,盘至上劲时且有雷声。第六式兔子插门兔子插门,马先生示范:左臂向上,拥托对方右臂,右掌下撑。继而左转侧身,右足铲蹬其小腹。此式有两个问题需要讨论。(一)腿法问题:兔子插门为腿法,此式有称马蹬腿,也有称猴蹬腿。此外,心意拳还时尚其它许多腿法,这些都是从外门引进来的技艺,心意拳原传没有此类腿法。若言腿技,只有刮地风一式。心意拳盘架,用鸡腿步合裆,严禁露裆;与人试技,踢腿开裆,易为人乘,为历来心意拳家所不取。由于擂台赛严禁撩阴抓裆,高腿踢人既无风险,又可得分,所以被许多运动员采用。但野斗时,千万不可露裆,笔者曾见过几次因踢腿被抓阴的例子,习艺者要引以为戒。如何使用腿技,古圣有训,小腿胫骨最为脆弱,且功夫无法练至此处,一旦被踢,必会骨折。鉴于此,心意拳确立了用腿原则,主张“好腿不过膝”。只有一式括地风,专攻小腿胫骨,从而舍弃所有多余腿技。这样,既能取得腿击的最佳效果,也能保护自身安全。使用刮地风,由于合裆起脚,落点低,重心就会稳固,又可避开被人撩阴。而且,刮铲时距离近,速度快,发无不中,中无不倒。专习一式刮地风,以一腿代百腿,这是心意拳用腿的高明之处。(二)小形问题:心意六合拳有十种大形,此外还有七式小形。小形里,是否有兔形?只有弄清七’式小形的具体内容,才能证实“兔子插门”是否为姬氏原传小形。姬式所传七小形拳法名称与技击要点:第一式为(猫之贴腹:狸猫上树),第二式为(牛之角触:乌牛摆头),第三式为(鹤之抖振:白鹤亮翅),第四式为(凤之高飞:丹凤朝阳),第五式为(蝶之穿绕:蝴蝶手),第六式为(鱼之挺突:鲤鱼打挺),第七式为(狮之转丹:狮子抱球)。在上列七式小形中,不见“兔子插门”,心意拳是否有第八式小形?心意拳有七小形,戴家拳也有七小形,戴家拳前三式猫牛鹤,与心意拳名称相同,但练法不同,后四式则完全不同。戴氏七小形的传承,因人而异,也是前三式相同,后四式完全不同。这说明戴氏七小形未得全传,所以,才出现各敲各的鼓,各打各的锣的现象。戴氏小形,得曹继武之传,其源头在心意拳。所以,七小形的名称和练法应以心意六合拳为准。戴氏七小形,印证了心意拳小形原传的数目只有七式,没有八式。而“兔子插门”又不符合心意拳的用腿原则,因此,在姬氏传承的拳法里,不会有“兔形”此类的小形。第七式蛇出洞蛇出洞,马先生示范:左足在前,左手从内向上带其臂,再以右小臂锉压其肩迫使倒地,右臂下行,掌心向左。此外,可以如此变手,但不可如此盘架,马先生“示范解说”错在哪里?一错在名称。蛇行步,不是蛇出洞,常有人把蛇行步误认为蛇出洞,这是两式完全不同的拳法。马先生演示的为蛇行步。二错在练法。马先生演示:上左足,跟右足,右掌从左臂下穿出,右臂向下行,掌低于肩,左掌随之后抽贴于肋,劲意为小臂错压。此种练法有误。正确的方法是,改“右臂下行”为“右臂上行”,并横于胸前,掌略高于顶,劲意为横向擦肘。此种练法的正确性有何根据?笔者对心意六合拳的拳法作了多方面的研究,在长期探索过程中,发现先圣立意创拳的密法——“古拳法相互配对法”。“配对”方法是,有此必有彼,有彼必有此;相互呼应,相互补充。这是古人创编心意六合拳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几乎所有的拳法从不同的角度在相互“配对”。现在,根据“拳法配对法”的方法,对蛇行步的练法作以技术分析。蛇行步的技法为横向擦肘,小臂“窄面向外”,按照“配对”原理,必然有一式小“宽面向”的横向擦肘与其相“配对”,这是大龙形。如果把蛇行步的练法更改为“小臂锉压”,大龙形的“配对”就会落空,心意拳就会缺漏一种“横向擦肘”的拳法。但根据心意六合拳创拳“配对”的构思原则,古人绝不会有这样的疏忽,这只能是后人误传误习造成的。因此,蛇行步“窄面横向擦肘”的技法为正传盘法,而马先生更改为“小臂错压”是不正确的练法。拳技配对是心意拳存在的普遍现象,这样的例子,信手拈来。例如,虎扑双把双手从下向上扑击,与此相应的拳法,必有一式双手从上向下扑击的鹰扑食。于此可证,所谓“三口并一口”平推式的“婴儿扑食”,是一种错误练法。又如,虎抱头的练法,为“正身”前曲中节与此相应的拳法,必有一式“侧身”前曲中节的一头碎碑。于此可见,把“一头碎碑”练成“正身前曲”是一种错误的练法。又如熊调膀的练法,为双膀“开圆离身”盘绕,与此式相应的拳法,必有一式双膀“收合贴身”盘绕的龙身。由此可证,熊调膀“贴身”盘绕是一种错误的练法。再如龙缠身的技法为“半身撞击”,与此相应的拳法,必有一式“侧肋撞击”的鹞子钻天。因此,用燕子穿帘代替鹞子钻天的练法,那就牛头不对马嘴了。先人的构思古拳法的“配对”,对动物特征的仔细观察,有个逐步深入的过程。诸如蛇是怎样出洞,一定见过多次。笔者小时候在乡下,曾见过蛇出洞时的情景:在一个大树洞里,盘着一条长蛇,一群孩子隔着一条小河,又是叫喊,又是扔石块,蛇受惊了,要出洞了。头向外伸,身子却向后缩,如此几回,寻机一下子窜到河里游走了。这就是蛇出洞的形态,古人见此形态,于是就演化成双掌前穿而步子后退的蛇出洞武技。若以“配对”而论,蛇出洞穿拳为俯穿,蛇吐信穿掌为仰穿,一俯一仰,构成穿掌“俯仰配对”。蛇出洞的步法为倒走“S”形,与直线倒走的鸡步倒踩又构成倒走步法的“曲直配对”。鸡步倒踩与踩鸡步构成步法“进退配对”。于是,就出现了“李政踩腿追马头,倒踩速退马对后”的壮观图景。对李政“倒回”的说法,误传有二:一说,双手下垂,自由退步,这样就进退脱节,失去拳势,此说不可取。另一说,转身回踩,这样不管马头,踩坏庄稼怎么办?此说也不可取。由于不知道心意拳还有鸡步倒踩一式,因此也就无法弄清李政应该怎样“倒回”。我们运用拳法配对的方法,可以纠正许多错误的练法,怎样配对呢?“配对”一词,指的是广义概念,不仅仅是两式相互“配对”,而且还包括三式以上的“合配”,以及各个层面的多方面的“组配”。有关配对问题,较为复杂,须另文专述,才能说清楚。第八式  龙探爪龙探爪,张先生示范:左臂上格的同时,进右步,推右掌,推击其面。姬氏传承的拳法称此式为“青龙探爪”,取“青龙白虎”之说。青龙探爪怎样使用?张先生的“示范”——推掌击面。这样的用法是否正确?原传技法究竟如何使用?请看青龙探爪的释名辨义:龙者,神物也;探者,伸也,抓也;爪者,指也,钩也。于此明白,龙“探爪”不是龙“推掌”,两者虽都有“前伸”之义,但概念不同。一是探者,伸而抓,五指呈钩,力在指端;一为推者,伸而撞,手心涵空,力在吐掌。因此,“探”与“推”,两字不可借用。例如,“推”穿望月,不可改为“探”窗望月。因为,“探”不含“撞开”的意思。又如,八卦掌里的黑熊“探”掌,仰掌前伸,力在中指。若改为黑熊“推”掌,掌法就变了,其劲不在指端,而在掌击了。经过一番咬文嚼字,终于弄清张先生示范的技法,不是“探爪”,而是“推掌”。青龙探爪的技法,原传为点穴术。右式作法:右掌伸其顶上,五指分开,其形如钩,中指点按百会穴,其余四指指拿天灵盖,一起向内深力。无耐现代人练拳都没有指功,改为“掌击”是可以的。但拿到擂台上作为标准化“示范”,那就欠妥了。青龙探爪也是常见的拳式,但不易练到精妙之处。此式主刚,爆发力极强,为心意重锤之一。见某人盘习,拳势平弱且漫不经心,观其状不像龙探爪,倒像“羊伸腿”。可见,所习未得此式之正法。此类误习,主要原因是后掌落点位置不准,有在肋旁,有在腹下,由于间距大,双掌穿抓不够紧凑,必然会出现拳势脱节和架子松散的流弊。原青龙探爪的练法,有几处要点:(一)后掌落在肩部内侧,勿过肘弯。(二)步法为直进步,可三步,可四步,也可五步连环。如此双掌穿抓,可随意而行。(三)忽儿退步,蓄势而出,聚力如爆豆,这样可以极大的增加爆发力。此式盘至上劲肘,抓钩狠毒,凶猛异常,把把有雷声,犹如恶龙险爪,令人触目惊心。故有传日:“青龙爪,泣鬼神,抓天灵,立见坟。”青龙探爪与鹰捉把,有异曲同工之妙,异在何处?一为立圆,一为扁圆;一走直行步,一走“S”形;后掌落点,一在肩膀,一在肘弯。鹰捉把,凌空盘抓,旋而不落。传日:“鹰捉把,不落把,旋空盘,探锐爪。”此式神威凛,力刚猛,鹰爪把把钩抓,凶狠险毒,雷声一震,使人胆颤心惊。说起鹰捉把,其中有五个问题经常容易弄混淆。(一)鹰捉不是鹰捉把,鹰捉把是大形,鹰捉是小形。鹰捉的练法是,落把而不盘旋,双掌落于胯平;鹰捉把的练法是,双掌盘旋而不落把,前掌略高于顶,后掌食指距肘弯三寸半左右。笔者揭示的鹰捉把,是“千亩田,一棵苗”,在其他门派,早已失传。误认鹰捉为鹰捉把,是由于没有得到正法传承。这里有个疑问,心意拳的承传,从古至今为什么小形鹰捉却一直被公认为是原传大形?鹰捉与鹰捉把,为什么整个心意门无人鉴识?对此,刘贵新老师作过解释:“鹰捉把的传承门规有些特殊,不仅仅是单传,而且是隔代相传,尚学礼得买壮图传,买得李政传,李得马学礼传,马学礼先前传承的情况不清。为什么隔代相传呢?这就应了民间一句老话:‘心头肉大孙子,老太太命根子’。尚买李三人,都是隔代‘长孙辈’,自然得到师祖的传承,而尚师破例,直接受技于我。”鹰捉把隔代受承,能有几人?无怪乎心意拳里只见鹰捉,而不见鹰捉把。(二)《马氏六合谱》有句“鹰捉四平,足下存身”,何谓“四平”?何谓“存身”?这个意思很多人都弄不明白,有些谱文也解释不清。一看他们的录像,都把鹰捉练错了,练成单一手提,上身平直的“鹰捉中平”。这与马学礼原传的练法大相径庭。正传鹰捉须有四捉,即手捉、头捉、肩捉与身捉,讲究全身捉拿的整体爆发力,有高墙倾倒之势。要达到这样的效果,练法必须大栽身。而大幅度的倾栽,需要有一个“支撑点”,因此小臂须横贴于大腿之上。这样就必须形成前掌与前胯相平行,后掌与后胯相平行,这就是马谱说的“鹰捉四平”。为什么要“足下存身”呢?存者,稳固也。因为,大栽身,易摇晃,必须用双足调节着力点,才能使全身重心稳固,于是就有马学礼说鹰捉须“足下存身”的警语。因此,鹰捉一式须四捉,须四平,须存身,这才是正统鹰捉。(三)口传:“鹰捉变虎扑,为常变手法。”这句话的意思,往往容易曲解成先双掌下落平胯,打出“鹰捉四平”,然后再用虎扑进击。有些谱文都是这样说的。如此用法,对方早已脱逃。但原义不是这样,这里的鹰捉,是指用双手捉拿对方手臂,一手提其腕,一手提其肘,顺而捋之,浮其足根。当其调节重心之际,或意欲后撤之时,即用虎扑双把乘虚进扑,其必然应声而跌,此为“鹰捉变虎扑”之真义。  (四)心意f】有“把把不离鹰捉”之说,这句话,也容易误解。常常误认为,其它拳法必须同“鹰捉四平”交替盘练。例如,马磊石《邓州心意六合拳》录像中有:燕子抄水后,加“鹰捉中平”,“鹰捉中平”后,又是燕子抄水,如此反复盘练。其它拳法的练法,基本上按照这样的模式。“把把不离鹰捉”的原义是,盘架时必须五指分开,燕子抄水由上向下抄,五指已经分开,这就是鹰捉,何必叠床加屋,再来个“鹰捉中平”?很显然,马磊石先生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马氏六合谱》说:“出势虎扑,起首鹰捉。”何谓“出势虎扑”?盘练任何单式,必须有虎形进扑之意。何谓“起首鹰捉”?六合拳形,五指必须分开,呈略带钩状的鹰爪之形。这里涉及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说明姬氏拳法的盘练,五指是分开的,而五指相并的少林心意把,不可能是姬龙峰原传拳法。姬氏原传拳法,有一个显著特点,行拳须摩身。只有“分指形”,才能边行拳,边摩身,而“并指形”的少林心意把,拇指内曲,是无法进行摩身的。由于掌形更改,必将导致对原传拳法作全面性的更改。因此,有的专家考证,认为“少林心意把是姬龙峰原传拳法”的结论,是不正确的。(五)“盘鹰捉,有雷声”,这是常识。有人认为,由于“真气运行”才能产生雷声,果真如此?两片乌云,一带阳电,一带阴电,相碰了就产生雷声,这是自然界的雷声。人之行拳,也会产生雷声。吸清气为阳,吐浊气为阴,当清浊阴阳两气在体内发生冲撞挤压时,必会产生人体雷声。因此,没有“真气运行”也会有雷声。雷声的形成,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出势极其凶猛,犹如饿虎扑食;二、拳法结构极快,迅而不见指形。盘拳时,如能符合这两点要求,必生雷声。有人说,形意拳嫌“雷声”粗俗,故而弃之不用。我则认为,有雷声必发,忍而不发,是憋不住的。形意拳无雷声,不是“弃之不发”,而是拳法结构不具备产生雷声的客观条件。既无雷声可发,也就证实了形意拳与结构快疾、拳势凶猛的姬氏原始拳法不是同一拳种。仪雷声一说,足以推翻形意门坚持“姬龙峰创形意说”的各种考证。我们从雷声的研究中得到启示,姬龙峰传承的不是形意拳,而是心意六合拳。(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