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六合心意拳是山西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国拳种中内家拳的经典。山西六合心意拳文化的传承主要分布在太谷、榆次、祁县、清徐等较集中的地区。从明末清初至今的300多年中,三晋大地的商业巨擎,把山西商人的诚信经商传遍神州大地,让晋商“汇通天下”的豪言壮语响彻整个亚洲。当时走南闯北的山西商人之所以能够镖镖必达,与他们大量招募拳师关系密切。拳师们有镖时压镖送货兢兢业业、无镖时相互切磋精练武功,山西六合心意拳正是当时最热门的拳种之一,为晋商走镖护院立下汗马功劳。回顾历史,关于山西六合心意拳的创始及传承的提法很多,但由于拳家大多为口述传授,不注重归纳整理,所以众说纷纭意见不一。虽说仅凭现存的历史资料来理清这个古老拳种的武术体系并非易事,但至少可以为以后的研究提供借鉴。一、六合心意拳的创始及初步发展山西六合心意拳的传承已经经历了几代人的发展,大多认为姬际可是六合心意拳的创始人,但对山西六合心意拳第二代与第三代传人的研究各专家意见不同。有一种说法是姬际可传拳于曹继武。曹继武于公元1693年考中武科,随后又在陕西靖远总镇担任过都督一职,虽然做了高官但因仕途失意而退隐,在返乡回家的路上经过山西时遇见祁县大户戴龙邦,得到戴龙邦(1713—1802年)的招待和接济,他看到戴龙邦的品德和天赋都非常好又喜欢练拳,所以把六合心意拳术传授给戴龙邦。戴龙邦也就成了山西六合心意拳传承的第一人。也有说法认为曹继武没有传拳给戴龙邦,而是由李政传给戴龙邦的两个儿子。李政则是河南心意拳大师马学礼的徒孙。相传李政是一名商人,路经广升店的时候看到戴龙邦的两个儿子在练拳,便说两个孩子练的都是“花拳绣腿”没什么大用。戴龙邦的两个儿子听了不服气,随后李政就和两位公子戴大闾、戴二闾切磋武艺并把二人一一战败。戴龙邦于是诚心邀请李政住下,并让他的两个儿子拜李政为师,戴大闾、戴二闾从此刻苦习武并最终学成六合心意拳,戴家也就成了六合心意拳的山西传人。1627年(雍正五年)清政府禁武,戴氏不得不返回家乡。1801年(嘉庆七年)戴龙邦逝世后戴二闾以保镖为生,声震武林,闻名遐迩,是嘉庆、道光时期最为著名的心意拳大师。因此山西六合心意拳源于太谷戴家,戴大闾、戴二闾使这一拳种得到了更好的发展也成为了不争的事实。随后李洛能(1808—1890年)听闻山西六合心意拳的拳术高明,于1836年(道光十六年)不远千里从河北一路走来,最终拜戴二闾(也有学者认为是拜戴龙邦)为师精心练习,十年大成。李洛能潜心于心意拳术的研究,师成以后在山西和河北广传门徒。在清咸丰、同治年间,李洛能与八卦拳之董海川、太极拳之杨露禅三足鼎立,为心意拳、八卦拳、太极拳的领袖,威震武林。在此期间李洛能(李老农)被山西大商号聘做护院武师,在山西传拳于车永宏(车二师傅)、宋世荣、宋世德、李广亨四人,在河北传于郭云深、刘奇兰、刘晓兰、贺运恒等,并由上述八大弟子继续将山西六合心意拳传入全国各地。二、山西六合心意拳文化传承1.六合心意拳在山西的血缘文化传承血缘关系是人类社会构成的基础。在早期的山西六合心意拳传承过程中,结合中国特有的封建体制和农耕经济模式,心意拳的传承也不例外的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点展开传承的。因此在研究山西六合心意拳传承时,必须从最初的基点出发,抓住血缘关系这一主线进行研究。从山西六合心意拳传人关系来看,无论是戴龙邦与戴大闾、戴二闾父子三人,还是宋世荣一派中宋世荣传拳于长子宋虎臣、侄子(宋世德的儿子)宋铁麟,车永宏一派中车永宏传拳于樊永庆、李复贞、布学宽、吕学隆、刘俭等,樊永庆传于(樊永庆的儿子)樊柱与杨永蔚,布学宽传于次子布华轩、三子布秉全,杨永蔚又传拳于王鸿、杨玉成(杨永蔚的儿子)、杨玉清(杨永蔚的女儿)等,心意拳传承的过程中无不渗透着血缘传承的影子。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从戴家开创正宗山西六合心意拳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的山西六合心意拳传承中,有血缘关系传承的占据了较大的比例,其中有直系亲属之间的父子相传、父女相传,也有旁系亲属之间的叔侄相传,其他无法明确的亲属关系也很多,可见在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古代中国社会血缘关系在文化传承中所占的重要地位。2.山西六合心意拳的地域性文化传承中国武术历来就有地域性文化差异,因地域而引起的武术文化差异研究已经成为当代武术文化研究的热点。山西六合心意拳在地域上的传承也有一定的特点,从起初太谷戴家的心意拳大成之后,就在太谷周边较近的地域范围内传播发展,而后李洛能不远千里从河北深县前来拜师,十年艺成后开始悟化传授此术,并在山西传拳于车永宏、李广亨及宋世宋和宋世德兄弟。李广亨一脉中,李广亨是山西榆次东赵乡上戈村人。二宋一脉中,宋世荣与荣世德祖籍北京大兴,但后定居于山西太谷。宋世荣一脉中宋虎臣、宋铁麟都是山西太谷县人;宋铁麟传拳于宋光华、田进忠等,宋光华是山西太谷人,田进忠是山西太谷人。车永宏一脉中,车永宏是山西太谷县桃园堡村人。车永宏传拳于李复贞、刘俭、樊永庆、布学宽等,李复贞、布学宽是山西祁县巩家堡人,刘俭是山西太谷人,樊永庆是山西榆次人。布学宽传拳于苏登瀛等,苏登瀛是山西清徐县徐沟镇西北坊人。李复贞传拳于陈际德等,陈际德是山西徐沟西怀远人。陈际德传拳于张书田等,张书田是山西榆次人。樊永庆传拳于杨永蔚等,杨永蔚是山西清徐县徐沟王答村人。杨永蔚传拳于王鸿等,王鸿是山西清徐县徐沟北郜村人。直至山西六合心意拳的第八代传人杨瑞生、越应昌、张拴柱、张友林、张友兵等,第九代传人张少丽、刘巨海、张海燕等,也都分布在山西省太原、榆次、祁县等周边地区。可见山西六合心意拳的地域特征非常明显,弟子的地域分布情况非常集中。综上所述,地域是除了血缘以外人们能接受的相对较近的关系。由于太谷、榆次、祁县这些周边地区生活背景、行为模式、话语方言比较接近,这几个地区的居民交流与沟通就会显得更加方便,山西六合心意拳在这几个地区的发展也就更快些,因此之后的几十年到近百年时间里,几乎所有山西的心意拳传承者都居住在太谷、祁县、榆次及周边地区。3.山西六合心意拳的晋商文化传承晋商起源于先秦,发展于唐宋,鼎盛于明清。清朝时,晋商的足迹不但走遍大江南北,而且涉足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把触角伸向欧洲市场,鸦片战争前后太谷的大小商号至少在700家以上。然而山西商人外出经商时,常常行至数千里以外,在偏远地区及有战争发生的地区常遇到无法想象的困难与危险,有自然灾害的影响更有马匪、山贼的袭击,因此商队急需镖局与武师的保护。镖局也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出现的。帮助商人走镖护院,争得一方安宁是镖师们的职责。文献资料表明,山西人早在清乾隆年间就已经开设了“兴隆镖局”,随后山西人在全国范围内开设的镖局也数不胜数,清朝时中国十大知名镖局中山西占到四家,十大镖师中有一半以上是山西人。清朝末年富商请武师护院之风已到顶点,如太谷城内富商武柏年及他的好友太谷富商孟勃如的护院拳师多时超过500人。在此期间包括心意拳师在内的各路武林豪杰辗转于榆次常家、祁县乔家等大商户之间,忙时就走镖护院,闲时一起研究武术。在清代时晋商甚至会间接或直接地派武师与护院进行剿匪和打击倭寇等政府性的军事行动,以至发展到后来晋商自己也常常习武,有的商人在武术上还有了很高的造诣。清代的晋商中,如孟勃如与武柏年、曹氏、乔致庸等重视武术的商人比比皆是,后来经乔致庸提议,身怀绝技的武术大家们在太谷、祁县、榆次、平遥等地轮流居住、广传弟子。特别是太谷富商孟勃如,学识渊博且十分器重心意拳武术大师李洛能的武艺与武德,与李洛能、车毅斋、贺运亨等一起认真推敲心意拳理论,使心意拳在传承过程中在拳术理论上得到了进一步提高。车毅斋更是在原有心意拳的基础上与自己多年来的经验相结合,开创出“形意拳”的新拳种,并将形意拳发扬光大,使得当代有了“祁县心意拳、太谷形意拳”的民间武术佳话。晋商的蓬勃发展,给山西六合心意拳的发展提供了史无前例的好机会,拳师们在保镖护院的过程中,经过无数次生死实战后总结出的技击方法和心得体会,完善了山西六合心意拳的理论构架与知识体系,使山西六合心意拳的发展达到顶峰,为后来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三、山西六合心意拳传承的优势与不足1.晋商发展为心意拳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山西六合心意拳从发展到鼎盛,晋商的需要为心意拳的传承与心意拳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使心意拳更多地向实战性强、技击技术明显等方向发展,同时由于众多心意拳高手在这一时期集中在太谷、祁县、平遥、榆次等周边地区,又让心意拳在不断的切磋中向更科学、更实用的方向发展。2.血缘与地域传承导致心意拳文化传承的局限性心意拳起初是戴家父子不外传的家传拳法,后李洛能师成以后在山西和河北广传门徒,但心意拳主要还是以家传为主,因其地域关系与血缘关系,也导致了心意拳在当时交通与信息不发达的情况下,只能在家族和太谷周边很小的区域内传播,对心意拳的推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3.心意拳口口相传的形式导致文化的流失心意拳虽然出于少林拳,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由拳师口口相传的,心意拳师们注重实战技击,但很少有如少林、武当等门派中武术教学书籍的运用,在传承的过程中由于心意拳师个人的理解与方言差异等因素,形成了六合心意拳传承过程中的文化流失的现象。当前山西六合心意拳的传承弟子较少,业余爱好者也为数不多,就其影响力与发展势头来看,与当年和它并驾齐驱的太极拳相差较远。自1995年首届河北深州国际形意拳交流大会至今,心意拳的发展迎来了新的春天,特别是近年来山西六合心意拳的优秀传人已经将心意拳的历史文化、拳法、套路、技击口诀等通过互联网走出山西面向世界,使心意拳的影响力发生巨大的改变,相信在各路心意拳传人的共同努力下,山西的心意拳文化的传承将揭开崭新的篇章。(编辑/刘强)山西大学体育学院山西太原03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