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氏心意五行拳,是戴氏心意拳鼻祖戴隆邦,把中国古代五行学说,应用于拳术领域而创造的心意五行拳理论体系。故而成为戴氏心意拳之精髓。挖掘研究戴氏心意五行拳理论体系,对于保护传承戴氏心意拳这一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现实与深远之意义。五行学说基本内容五行学说史中国古代的一种朴实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属元素论的宇宙观,是一种朴素的普通系统论。五行学说认为:世界万物,都是由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元素构成的,自然界各种事物和现象的发展变化,都是这五种物质元素不断运动和相互作用的结果。对事物属性的五行分类五行的特性:五行的特性,是古人在长期生活和生产实践中,对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的朴素认识基础上,进行抽象而逐渐形成的理论概念。(1)“木曰曲直”:曲,屈也;直,伸也。曲直即能屈能伸之义。木具有生长、能屈能伸、生发的特性,代表生发力量的性能,标示宇宙万物具有生生不已的功能。凡具有这类特性的事物或现象,都可归属于木。(2)“火曰炎上”。火,热也;上,向上。火具有发热、温暖、向上的特性。火代表生发力量的升华,光辉而热力的性能。凡具有温热,升腾、茂盛性能的事物或现象,均可归属于火。(3)“土爰稼穑”。春种曰稼,秋收曰穑,指农作物的播种与收获。土具有载物、生化的特性,故称土载四行,为万物之母。土具生生之义,为世界万物和人类生存之本,“四象五行皆藉土。”五行以土为贵。凡具有生化、承载、受纳性能的事物或现象,皆归属于土。(4)“金曰从革”。从,顺从、服从、服众;革,革除、改革、变革。金具有能柔能刚、变革、肃杀的特性。金代表固体的性能,用金以示其坚固性。引申为肃杀、潜能、收敛、清洁之意。凡具有这类性能的事物或现象,均可归属于金。(5)“水曰润下”。润,湿润;下,向下。水代表冻结含藏之意,水具有滋润、就下、闭藏性能的事物或现象都可归属于水。事物属性的五行分类五行学说根据五行特性,于自然界的各种事物或现象相类比,运用归类和推衍等方法,将其最终分成五大类。类比是根据两个或两类事物在某些属性或关系上的相似或相同,而推出它们在其他方面也可能相同或相似的一种逻辑方法。类比也是一种推理法。推衍是根据已知的某些事物的属性,推衍至其他相关事物,以得知这些事物的属性的推理方法。包括平行式推衍和包含式推衍两种类型。五行的调节机制五行的正常调节机制五行的生克制化规律,是五行结构系统在正常情况下的自动调节机制。(1)相生规律相生即递相滋生、助长、促进之意。五行之间互相滋生和促进的关系,称作五行相生。五行相生的次序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在相生关系中,任何一行都有“生我”者为“母”,“我生”者为“子”。因而五行相生关系又称“母子关系”。(2)相克规律相克即相互制约、克制、抑制之意。五行之间相互制约的关系称之为五行相克。五行相克的次序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这种克制关系也是往复无穷的“木得金敛,则木不过散;火得水伏,则火不过炎;土得木疏,则土不过湿;金得火温,则金不过收;水得土渗,则水不过润。皆气化自然之妙用。在相克的关系中,任何一行都有“克我”、“我克”两方面的关系。《黄帝内经》称之为“所胜”与“所不胜”的关系。我克者为所胜,克我者为所不胜。所以,五行相克的关系亦叫所胜与所不胜的关系。(3)制化规律五行中的制化关系,是五行生克关系的结合。相生与相克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没有生,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没有克,就不能维持正常协调关系下的变化与发展。因此,必须生中有克(化中有制),克中有生(制中有化),相反相成,才能维持和促进事物相对平衡协调发展变化。五行之间这种生中有制、制中有生、相互变化、相互制约的生克关系,称之为制化。其规律是;木克土,土生金,金克木;火克金,金生水,水克火;土克水,水生木,木克土;金克木,木生火,火克金;水克火,火生土,土克水。以相生言之,木能生火,但是木之本身又受水之所生,这种“生我”,“我生”的关系式平衡的。如果只有“我生”,而无“生我”,那么对于木来说,会形成太过,宛如收入和支出不平衡一样;另一方面,水与火之间,又是相克的关系,所以相生之中,又寓有相克的关系,而不是绝对的相生,这样就保证了生克之间的动态平衡。以相克言之,木能克土,金又能克木(我克,克我),而土与金之间,又是相生的关系,所以就形成了木克土,土生金,金又克木。这说明五行相克不是绝对的,相克之中,必须寓有相生,才能维持平衡。换句话说,被克者本身有反制作用,所以当发生相克太过而产生贼害的时候,才能够保持正常的平衡协调关系。五行的异常协调机制五行结构系统,在异常情况下的自动调节机制,为子母相及与乗侮胜复。(1)子母相及及,影响所及之意。子母相及,是指五行生克制化遭到破坏后所出现的不正常的相生现象。包括母及于子和子及于母两个方面。母及于子与相生次序一致,子及于母则与相生的次序相反。如木行,影响到火行,叫做母及于子;影响到水行,则叫作子及于母。(2)相乘相侮相乘相侮,实际上是反常情况下的相克现象。乘,即乘虚侵袭之意。相乘即相克太过,超过正常制约的程度,使事物之间失去了正常的协调关系。五行之间相乘的次序与相克同,但被克者更加虚弱。相乘现象可分两个方面:其一,五行中任何一行本身不足(衰弱),使原来克它的一行乘虚侵袭(乘),而使它更加不足,即乘其其虚而袭之;如以木克土为例;正常情况下,木克土,木为克者,土为被克者,由于它们之间互相制约而维持着相对平衡状态。但在异常情况下,木仍然处于正常水平,但土本身不足(衰弱),因而两者间失去了原来的平衡状态,则木乘土之虚而克它。这样的相克,超过了正常制约的关系,使土更虚。其二,五行中任何一行本身过度亢盛,而原来受它克制的那一行仍处于正常水平,在此情况下,虽然“被克”一方正常,但由于“克”的一方超过了正常水平,故也同样会被打破两者之间的正常制约关系,出现过度相克的现象。如仍以木克土为例:正常情况下,木能制约土,维持正常的相对平衡;若土本身仍然处于正常水平,但由于土过度亢进,从而使两者之间失去了原来之平衡状态,出现了木亢乘土之现象。相乘与相克是有区别的,相克是正常情况下的制约关系,相乘则是正常制约关系遭到破坏的异常相克现象。相侮,是指五行中的任何一行本身太过,使原来克它的一行,不仅不过去制约它,反而被它所克制,即反克,又称反侮。侮及欺侮,有恃强凌弱之意。相侮现象也表现为两个方面:如以木为例:其一,当木过度亢盛时,金原是克木的,但由于木过度亢盛,则金不仅不能去克木,反而被木所克制,使金受损,这叫木反侮金。其二,当木过度衰弱时,金原克木,木又克土,但由于木过度衰弱,则不仅金来乘木,而且土也乘木之衰而反侮之。习惯上把土反侮称为“土壅木郁”。相乘相侮,均为破坏相对协调统一的异常表现。乘侮,都凭其太过而乗袭或欺侮。乘为相克之有余,而危害与被克者,也就是某一行对其“所胜”过度克制。 侮为被克者有余,而反侮其克者,也就是某一行对其“所不胜”的反克。(3)胜复规律五行学说,把由于太过或不及引起的对“已所胜”的过度克制称之为“胜气”;而这种胜气,在五行系统内,必然招致一种相反的力量(报复之气),将其压抑下去,这种能报复胜气之气,称为“复气”,总称“胜复之气”。《素问•至真要大论》指出:“有胜之气,其必来复也。”这是五行结构系统本身,作为系统整体,对于太过或不及的自行调节机制,旨在使之恢复正常制化调节状态。如木气太过,作为胜气则过度克土,而使土气偏衰,土衰不能制水,则水气偏胜而加剧克火,火气受制而减弱克金之力,于是金气旺盛起来,把太过的木气克伐下去,火气受制而减弱克金之力,于是金气旺盛起来,把太过的木气克伐下去,使恢复正常,反之,若木气不足,则将受到金的过度克制,同时又因木衰不能制土而引起土气偏亢,土气偏亢则加强抑水而使水气偏衰,水衰无以制火而使火偏亢,火偏亢则导致金偏衰而不能制木,从而使不及的木气复归于平,以维持其正常调节状态。故《素问•天元纪大论》说:“形有胜衰,谓五行之治,各有太过不及也。故其始也,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不足而往,有余从之。”胜复的调节规律是:先有胜,后必有复,以报其胜。胜气重,复气也重;胜气轻,复气也轻。在五行具有相克关系的各行之间,有多少太过,便会招致多少不及;有多少不及,又会招致多少太过。甶于五行为单数,所以对于任何一行,有胜气必有复气,而且数量上相等,故《素问•至真要大论》曰:“微者复微,甚者复甚。”这是五行运动的法则。逢过胜复调节机制,使五行结构系统整体,在局部出现较大不平衡的情况下,进行自身调节,继续维持其整体的相对平衡。总之,五行结构系统,具有两种调节机制:一为正常情况下的生克制化调节机制;一为异常情况下的胜复调节机制,通过这两种调节机制,形成并保障了五行结构系统的动态平衡和循环运动。戴氏心意五行拳浅析昭馀世家山西省祁县戴氏家族,是明、清季显贵望族,时称“昭馀世家”。(祁县古称眧馀)笔者据现已收集的戴氏四部残缺旧家谱考证,祁县戴姓均为一家。明洪武二年(1369),始祖戴成忠,字蕴恕,从山西代州(今代县)迁至祁县城北三十里之地,启村名为戴家堡。安居六世,家世躬耕,至七世祖戴公礼,移居县城内,身任仓官之职,八世祖戴宾,曾官至大名府通判,九世祖戴光启,为明隆庆辛未(1571)科进士,历任兵刑部给事中、河南布政使,曾奉命阅陕以西三边,故人称戴巡边;后任河南开封府尉氏县令,祖孙三代居官,政绩斐然,皆荣载县志乡贤。清初,戴运昌以民族气节,不侍清政府而隐居故乡麓台山之宋家庄。长子戴廷栻,会博山、顾延武等群贤聚于丹枫阁,一时成为中国北方文化交流之中心。时称:“丹枫阁藏版海内共知,天下名士,南方多聚于巢民水绘园,北方则丹枫阁称极盛矣。”戴氏家族,遵循“耕读传家、善良薰世”的遗风,世代传承,代不乏人。经笔者从县志、家谱摘录统计,明清两季,书侍官宦者有66人。其中进士2人,举人4人,监生16人,贡生6人,瘭膳痒生38人。致官从二品职官1人,从五品官职2人,正六品职官3人。在书仕职官中,武备者12人。其中武举人,人武庠监生1人,武庠生10人;官致四品都司者2人,从五品守御所千总、例授武德佐骑尉1人;正六品侯选营千总,例授武略骑尉6人,军功议叙、赏戴蓝翎1人。从以上初步统计数字可以看出,祁县戴氏家族,是一个文功武备的名门望族。武术世家昭馀戴世家,绵延至明朝后期的九世“光”字辈时,即光政、光教、光启、光肇一代时,光教,光肇始从城内外迁,光教迁于城东南十里之小韩村,光肇迀于城东南十五里之蒲桑村。戴光教为戴宾之次子,迀居小韩村后则为小韩戴氏的立袓。其字仲立,号格斋,副贡生。可见为一文人。直至十五世,皆有痒生、儒官等记载。十六世的戴令德,祁县乾隆四十五年(1782)县志有记载:“戴令德,字永锡,小韩村人。存心和厚,善医。有患瘫者,家苦贫,医之愈不索。谢复赠麦数石,其他行事多此类。子四人,年六十一卒。”(标点是笔者加的)此段记载刊于“饬行” 一节,说明戴令德之德行,在当时闻名遐迩。从小韩戴氏续清雍正六年旧家谱査明,戴领德为戴隆邦之曾袓父,字永锡,妻闫氏,生子四:凌云,祥云,瑞云,锦云。祥云为令德之次子,字子现。是隆邦之祖父。妻王氏,生一子为廷选,字玉璋,是隆邦之父亲。虽相继妻配李、张、赵、贾四氏,却只有一个独生子隆邦,可见两代单传。说到戴隆邦,心(形)意拳界公认为一代宗师。是他创造了独具风格的“戴氏心意拳”,此拳种已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戴隆邦如何创心意拳?旧县志没有,也不可能有记载;就连已发现的旧家谱也只“字”未提。这与当时的社会政治有关,清朝政府虽然也沿习了明朝的武举制,但旨在加强国防与镇压国内反对势力。对民间习武,是明令禁止的。唯一能发现的文字记载,则来源于民间的传抄拳谱。这是两百多年来,一代代习拳人士的显著贡献。它与“口传身教”构成了传承载体。这种传承载体由于受到社会及传承人文化素质等因素之影响,因而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那样之误差。作为当代研究者或传承者,必须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客观地分析问题,力求还历史之本来面貌,绝不可以持个人偏见而盲目评论。笔者多年来热心于戴氏心意拳之挖掘、整理,从民间收集到戴隆邦拳谱的残存传抄复印件(以下简称传抄复印本),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公诸同好,以期共研,为保护传承戴氏心意拳尽绵薄之力。传抄复印本首页,为《六合拳论》,文后落款为“岁在癸丑十一月十七日属于南房,西铭题。”经考证,癸丑年为1733年,及清雍正十一年。推测为终南山道人李失名隐士题写《心意六合十大要序》中的一段总论。传抄复印本第二页至第五页,为戴隆邦之《六合拳序》,此文落款为“乾隆十五年岁次庚午荷月书于河南洛阳县马工书屋”。经考证,当为戴邦隆为马学礼所作《圣行心意六合拳谱》之撰序。但是,笔者发现落款的年代,“乾隆十五年”疑有更改的痕迹,从另一本的复印件对比,“乾隆十五年”却为“乾隆五十年”,说明原本应为“乾隆五十年”,然而,后者的干支纪年却错把“岁次丙午”抄为“岁次庚午”,大概有心人按照“庚午”干支纪年,将“乾隆五十年”对应改为“乾隆十五年”了。为什么说“乾隆五十年岁次丙午”准确呢?其一,笔者从已掌握的戴氏旧家谱得知,戴隆邦属于祁县戴氏家族第十九世,可惜家谱没有详细记载生卒年代,只是记载:“廷选子:隆邦,字兴国。妻刘、赵氏,生二子:文良、文熊。”(标点是笔者所加)但所幸的是,祁县清康熙四年县志载《河南右布政戴光启墓志铭》,准确记载了光层生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六月二十六日,卒于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二月十日,享寿七十五岁。这就为推算戴隆邦的出身年份,提供了一个可靠基础数据。因为作为戴宾次子的光教与戴宾三子的光启,不仅同辈,而且年龄差距也不大。笔者按照祁县戴氏家族与光启相差十辈推算,则得出1739年之推数,这便是隆邦出生的大约年代,为清乾隆四年前后。显然,乾隆十五年作序的可能性不靠谱。其二,从近些年河南心意六合拳传承人之研究资料表明,公认马学礼为南派心意六合拳之鼻祖。据考,马学礼生于1731年,即清康熙五十年,比戴隆邦长26岁左右,卒于1789年,即清乾隆五十四年,享寿76岁。据资料表明,马学礼师承李失名隐士。曾行镖十余年,后被洛阳知府邀为“公差都头”。47岁时弃官归乡,在邐河办起了武学,传授心意六合拳。《圣行心意六合拳谱》是他的晩年之作。由此推测,戴隆邦为马学礼拳谱撰著作序的年代,当在乾隆五十年。马学礼为什么请比他小26岁的戴隆邦作序呢?这是又深一层次的考究,因现没有可供考证的真是史料,故不敢妄加推测。戴隆邦创心意五行拳,绝非心血来潮、偶然之举,肯定有一个艰难的经历。然而,由于没有准确之史实记载,故而不可能准确予以阐述,只能从悠久的民间传说与残存的只言片语中分析推测。其一,戴隆邦之曾祖父戴令德,是一个具有善德的老中医。旧县志中,只是从表彰他为善德行的方面作了记载,然而笔者则从他行医之角度,分析,戴令德同时是一个医术高明的中医。倘若只会施医舍药,却不会治病的大夫,绝不是一个好大夫。亦即不会有很高之声望。戴令德,一定像中国传统中医师一样,精通阴阳五行及经络学说。对后人之传承,则在情理之中。其二,据祁县戴氏心意拳几代传人流传,戴家原有家拳,即三拳(攒拳、裹拳、践拳)、三棍(蹵棍、炮棍、反背棍)和轻功每人挂画、点穴法。虽今找不到准确文字记载,但三拳、三棍经言传身教,至今套路完整。轻功美人挂画与点穴法已失传。其三,据河南省赊旗县“赊店历史文化研究会”编撰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赊店》一书记载:山陕会馆内,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冬十二月创建春秋楼落成纪念碑,记有建春秋楼捐银商号中,广盛号九两五钱八分。证明乾隆年间,戴隆邦之父辈,已在赊店开设有广盛号商业。又据该书记载:清嘉庆六年(1801),戴二闾(戴隆邦次子问熊)创立了广盛镖局,渐成为华中第一镖。证明到嘉庆六年时,广盛号商业转向標局业。按照中国镖局发展史分析,凡开设標局者,甚至在走镖的镖车上要插镖旗,行进中,路遇草寇常出没之地,要喊镖。戴氏能在嘉庆六年正式扯旗开镖局,说明戴隆邦父子之武功,已在中原地区有了一定影响。其四,戴氏在水旱码头重镇赊店开设广盛号,为戴隆邦父子结识中原心意六合拳名师马学礼、李祯,提供了千载难逢之机遇。戴隆邦将心意六合拳巧妙地熔于家拳,创出了独具特色之戴氏心意拳。次子文熊心领神会,将父亲创造的心意拳,苦练到炉火纯青之地,以他为镖师的广盛号能够盛极一时,切实为家乡各大商号之保驾护航,做出了不可磨灭之贡献。五行拳析戴氏心意五行拳戴隆邦将中国五行学说应用拳术,创造了与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对应的劈拳、崩拳、攒拳、炮拳、横拳。传抄复印本写道:劈拳似斧属金;攒拳似闪属水;崩拳似箭属木;炮拳似炮属火;橫拳起落似弹属土。劈拳为戴氏心意五行拳之首,属五行中之金行。金具有能柔能刚、变革、肃杀的特性。因而劈拳应体现这一特性。攒拳为戴氏心意五行拳之二,属五行之中水行。水具有滋润、就下、闭藏之特性。因而攒拳亦应体现这一特性。攒拳中的攒是积聚、储蓄的意思。而好多介绍戴氏五行拳的版本中,错写成“钻”字,有穿过、进入之意,离水行特性相差甚远。崩拳为戴氏心意五行拳之三,属五行中之木行。木具有生长、能屈能伸、生友之特性。代表生发力量的性能。因而崩拳应体现这一特性。炮拳为戴氏心意五行拳之死,属五行中之火行。火具有发热、温暖、向上的特性。代表生发力量的升华、光辉而热力的性能。因而炮拳应体现这一特性。横拳为戴氏心意五行拳之末,属五行中之土行。土具有载物、生化、受纳的特性。因而横拳应体现这一特性。五行拳相生按照五行相生规律,戴氏心意五行拳亦遵循这一规律。传抄复印本写道:金生水,所以劈拳能变攒拳;水生木,所以攒拳能变崩拳;木生火,所以崩拳能变炮拳;火生土,所以炮拳能变横拳;土生金,所以橫拳能变劈拳。五行拳相克按照五行相克规律,戴氏心意五行拳亦遵循这一规律。传抄复印本写道:金克木,所以劈拳能破崩拳;木克土,所以崩拳能破横拳;土克水,所以橫拳能破攒拳;水克火,所以攒拳能破炮拳;火克金,所以炮拳能破劈拳。人体对应五行五行内对人体之脏腑,外应人之五官。传抄复印本指出:大指属火为心,二指属木为肝;中指属土为脾;无名指属金为肺;小指属水为肾。又指出:眼通肝属木;耳通肾属水;鼻通肺属金;口通脾属土;舌通心属火。还指出:心属火,心动火焰升;脾属土,脾动大力攻;肝属木,肝动急似箭;肺属金,肺动阵雷鸣;肾属水,肾动快如风。说明五行对应于内脏及各经络,练功时,气在各经络之发动,表现于肢体动作之不同情况。如气发动于心经,表现在肢体为怒气如火焰之高升,而不能制熄;气发动于脾经,则体力之攻劲大;气发于肝经,动作急促如同射箭;气发动于肺经,身体动作之响声如雷鸣一般;气发动于肾经,其动作之快如同风行。故在练功时,必须做到肾起心落,水升火降,神向下走,精向上行,以调和五行。由于五行应于人之五官,在练功时,要得真法在用心,心与鼻合多一力;心与耳合多一灵;心与眼合多一明;心与舌合多一精;心与口和多一吻;心与眉合多一神,心与意合多一艺,心与气合多一攻。总之,练功时必须五行分明,充分利用调节机制,达到动态平衡。传抄复印本总述歌诀道:“拳法意来本五行,生克里边变化精。学者要知真消息,只在眼中一寸中。”这是对戴氏心意五行拳之高度概括。“拳法意来”,一语道破心意六合之拳理;“本五行”又道出了五行拳为本的理念。“生克里面变化精”一句,强调指出五行拳应用自如,变幻莫测,进入出神入化之境界。无论技击防身,或是强身健体,都会达到最佳效果。最后两句,强调习功者要得五行拳之真谛,只在你心目中的每一步中。戴氏心意五行拳之升华出身昭馀官宦世家的戴隆邦,深受儒家思想之浸染,竟然将心意五行拳与儒家道德观相联系,提出了“心仁、肝义、肺礼、肾智、脾信”的对应关系,并把心意五行拳之追求,提升到为将才之高度,可以说脱俗不凡。传抄复印本指出:“夫将才,有九: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而知其饥寒,悉其劳苦,此之谓仁将;临事无苟免,不为利挠,有死而荣,无生以唇,此之谓义将;贵而不骄,胜而不时,贤而能下,刚而能忍,此之谓礼将;奇变不测。动应多端,转祸为福,临危制胜,此之谓智将;进有厚赏,退有严刑,赏不逾时,刑不择贵,此之谓信将;足轻戎马,气盖千军,善用短兵,长于剑戟,此之谓步将;登高履险,驰射若飞,进则先行,退则后殿,此之谓奇将;气高三军,志轻强虏,怯于小战,勇于大敌,此之谓猛将;见贤若不及,从练如顺流,宽而能刚,兰而能详,此之谓大将也。”综上所述,戴隆邦所创的心意五行拳,是戴家拳与心意六合拳熔合之结晶,既建立于中国传统五行学说的根基之上,又提升到儒家五常之价值追求。传承戴氏心意五行拳,对提高技击技术、增强身体素质、陶冶道德情操,有着深远之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