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鲜为人知”并非故弄玄虚,先师郑德茂几十年前传授给我们时就这么说的,但他没有说明他从哪位老师那里学到的,只说是很古老的套路,可能是心意向形意演化时的产物,介于这两拳种之间。那时我们闭塞孤闻,后来我浏览古拳谱以及当今的论著,和拳友交流,乃至最近在网上搜索,都没有见到有熊出洞的套路。因此,现在只能作为先师言传身教的一种出谱的拳艺,向同好介绍。信之者,请继承下去,不至于失传;不信者,不妨当作海外奇谭。好了,言归正传,熊出洞的套路是:起式轻步站{或熊出洞},上右脚左手刮边炮,上左脚右手大劈,上右脚左手大劈,上左脚虎扑把,停步拨剑出鞘,停步燕子抄水(向后),起立二窜掌(也是向后,和前式同方向),回身上右脚跳步右手撩阴掌,上左脚左手劈拳,上右脚右手占拳,停步鹞子翻身,回身到起式;再把上述的依次打一遍,回到起式即收势。其中第二式刮边炮仅用左手半招,右手不出拳,也可用左手蛇形掌代之。二窜掌即金鸡啄米,左右两掌迅速交替出击。可惜的是多年前老伴去世,现单身独居,虽有视频器材,但没有人能为我拍摄视频图象传上,很对不起!不过,凡同门高手,都能从字里行间领悟。几年前,我在大宁灵石公园,遇到于化龙师伯的高足吴鸿德先生,介绍给他,他几下就会了。从这个套路的招式结构上,不难看出其前大半部分是心意门的,后小半部分是形意门的,尤其是它重复再打一遍,和形意拳中的套路,如五行连环、八式等一模一样。所以先师认为它是介于心意和形意之间的。这个套路结构严谨合理,有进退、高低、俯仰、快慢的节奏感之韵味,适合于表演。不特此也,这个套路还是散手搏击套路,容我在下篇详细介绍。最后,这个套路在文史中没有查到它的来源,如果圈内外也没有提出有力证据和异议,那么容许我提议,命名为“郑氏心意六合拳熊出洞”,以纪念对为心意六合拳传承作出贡献的已故拳界前辈郑德茂先生。这也是因为他子女中没有人继承他的文才和武艺,他也没有文章和著作发表和出版,所以作为他的门生,有责任尽可能把他的一生习武的宝贵经验所得,纪录和传承。我也已步入古稀之年,再不做此事有愧对先师了。上篇叙述了这套熊出洞套路出处已无文献典籍可稽考,是我师郑德茂前辈身传言教的,现把他教我的打法用法详述如下:把这套路练熟时后,它就是一套散手套路。与人对阵,我安详地轻步站。对方右拳袭来,我上右脚,用左手刮边炮把他来拳架向左,同时我迅速上左脚右手大劈斩到他有右臂中节。他再左拳来袭,我上右脚左大劈落在他左臂中节。此时,由于我疾进了左右二步,已突入他中门,再加上我轮番二个大劈已将他两臂封死,接着我一个虎扑把,击在他胸口或腹部,将他击退或掀倒。由此可见,这套路的开始四招,是一组组合拳,练和用的时候都要连贯迅速,一气哈成。这是第一个节点,足以一人敌了。接下来从拨剑出鞘到二个窜掌的这几招,是套路的中间过渡部分,速度舒缓优雅,增加套路的观赏性,又使局外人看不出是散手套路,到这里是第二个节点。再接下来是攻击性的一组组合拳,我上右脚一个跳步右手撩阴掌,对方在向下招架时,我上左步迎面给他一个左劈拳(形意拳的招式),即迎面一掌,再上右步对他下巴一个右占拳,这是第三个节点,也要快速得一气哈成。这组组合拳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连接到第一个节点后,即我虎扑把将他击退后,他还准备向我攻击,那我就用这组组合拳还击之。还有一种情况,我轻步站,对方左拳来袭,我上右脚用刮边炮向左架开,马上一个右大劈击在他左臂中节,此时我人已贴近在他左身侧后面,占据有利位置,封住对方,他右拳撩不到我,也不能起脚踢我,那我第二个大劈击向他头部,再一个虎扑把将他击退。由此不难看出,该套路的用法,起而二个大劈杀进中门,是心意门彪悍的拳风;继之劈占连用击其头部,为形意门刚毅的技法。它的这种特征明显介于这二种拳种之间,且侧重于心意门,故我师把这个熊出洞套路归类于心意六合拳。再说,理解了它的用法,那在演练中能把握住进退、快慢、轻重、俯仰、高低的节奏神韵,犹如写文章要跌宕起伏,一唱三叹那样,能不令人赏心悦目?!所谓散手,即是把几个招式编排成一套紧凑合理的组合拳,如心意的硬开三簧锁、形意的五花炮等莫不如此。况且能让人普遍接受,广为流传的散手套路很难编排,心意和形意中也不多见。因此,能紧扣心意六合拳是守洞神技的主题,编排出这样一套既有观赏性,又有技击性的熊出洞套路的人,决非等闲之辈。可惜不知这位祖师爷是何时何地的何人氏,像许许多多民间高人和名著佚失在历史长河里。如果这个宝贵的套路再失传的话,那将更加痛心惋惜。最后,在此由衷地感谢中国武术在线论坛的这个著名的中华武坛的学术交流平台,能了却我师的遗愿和我心愿!同时因我的浅薄和孤闻,谬误在所难免,希望前辈和同好,不吝批评和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