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练法  1、左势盘练法  起势轻步站。两手往右后划弧,左手划至右胯际后再向上翻起,擦过右肩尖,经由右腮屈肘竖肱向前撞去,立掌如佛手状,虎口向前,五指自然揸开上顶,掌心内涵向里。右手也在右胸部划圆,当划至右胯际后翻起,屈肘向上,肘尖向后,指尖前顶,当右掌擦过右乳时,即向前与左肘会合助力,一并向前撞出;右手呈立掌,掌根前吐,虎口张开贴扶在左肘尖下。同时,左脚微向后收,到靠近右脚踝时,竭力向前迈进一大步,脚跟先着地,脚掌向前踩劲抓地,屈膝前弓。右腿在后蹬直,脚掌落地,平贴地面,呈左弓右箭步。  2、右势盘练法  承上势,身体向左拧腰,形成右肩领前之势,右手在前,左手在后,两手同时朝左后方向下划弧,划时手臂须舒展,不可使用僵劲,肩膀要松开,闪动灵活,不可有拙气拙力,紧张拘束。右手划至左胯际,向上翻起,擦过左肩头,横过左腮边,立掌竖肘,掌心扭向左侧。同时,左手划至指尖离左胯后三四寸许,此时,臂膊内闪,连同手掌形成半个弧形,屈肘上提,左手擦过左胸前与右肘会合,乃以虎口叉住右肘尖,一并向前撞出,以左肘不离肋而为恰到好处。同时身子下蹲,右脚向前迈进一大步,屈膝前弓,左腿在后挺伸,脚掌贴地呈右弓左箭步。  二、要点  踩步腰闪把在盘练时,两手划动的同时,手肘须紧靠身肋腰际,不可远离,身体不得晃动。左手划圆要大,向后划要划到后肩;右手划圆圈要小,且不可过远,右时不离右肋,要沉肩含胸,左肘下坠,头向上顶,谷道上提,臀部不能外凸。手足劲必须齐起齐落。腰闪把和转身塌法,包括了裹、践、钻三拳的正宗秘要。(1)踩步是践拳;(2)腰闪是钻拳;(3)塌法是裹拳。正是这三拳以及转身形成了心意六合拳浪翻劲和浪绝劲。他全部是用腰的力,而不是徒做手臂运动。  踩步腰闪连同塌法,就像火车的前轮带动的连杆一样,即左右两手正好划成两个立圆圈,一大一小;前手在身旁划大圆,而后手则在胸肋腰部划小圆。两手离身均不可过远,以右肘在右肋而又不离右肋为度。左手里拧,向后划时,一定要划到肩部为界,当左手拧至虎口朝前,掌缘向里,五指揸开指尖朝天,目光从虎口射出,以目光从左手虎口前视为度。左臂膊里侧稍大于90度角尺形,开胸沉肩,右手不离肋,向右肋紧靠,作往复式划胸肋闪腰运动;头要向上顶,谷道上提,臀部勿外凸,手足的动作必须齐起齐落,不可有争先落后现象(练法要点详见武当杂志网www. wudang. biz)。  三、劲意  踩步腰闪把之中包括裹、践、闪、钻几把要义,特别是锻炼人的腰腿功夫,为心意六合拳正宗秘要,其守者约,而应用甚广,《拳谱》中所谓“千着会,不如一着熟”。此式分解而论,塌法是裹拳,踩步是践拳,摇闪是钻拳,实则有一而三,三而合一。在右手扶推左肘时.有后手催前手之意。是故,放右背胯须一齐出劲,向前拧击而去,方能带上身劲。左手摆动时必须自下而上钻,有连裹带钻之意。右手会合在左肘后,左肘右手应一股劲儿闯出,以免力量分散而失去浑身一片射入之势。踩步时必须脚尖向上仰翘,犹如卷地风之意,足跟要沿着地面向前踩去,足跟先着地,脚掌向前落地时要五趾内扣,即抓地,如踩蹋毒物也。必须如此,始能符合此把精艺。相传,心意六合拳六世、前辈买壮图老先生演练踩步,脚掌踩方砖地,能使方砖斜面偏隆起,坎坷不平,于此可知踩步用劲的劲意。  四、实战用法  此式意在沾住敌方手臂或腿出劲,向下斜方一塌,使敌倾命或倾跌之手法,势如鹰形,其爪之抓物,敌不得逃。踩步时身子要活泼,左手塌法时,左肩须领前,左踩步摇闪时,右肩催右肘,有肘催右手,右手催左肘,如是,则身劲使得上。上身须柔劲,尤须手足齐到。如使猛劲,反而显得身子呆板,难以变化,易为敌人所乘。此式主要锻炼腰腿上功夫,身子下蹲前踩而行进,盘练时架子愈低愈好。踩步时,左脚应磨过右脚之踝骨,或脚足应磨过左脚之踝骨,应顺着地面踩去。两眼观法是侧目斜视敌人中节。又云:“一踩二不踩”,“手不离腮,肘不离肋”。一踩二不踩,即“追风赶月不放松”之意。尤言一不做二不休,意谓起手不留情,留情艺不成。一出手则非要乘势追击胜敌意不罢休。手不离腮者,两手常在中上节划圆盘旋转圈,旋以保护喉、头。肘不离肋,手臂不离肋,手臂保持屈曲不可伸直,致救应防守之术而保护心胸、背后腰隙。而且,向左摇闪时,右手必须划圆,揉按右胸肝部;向右摇时,左手必须揉按左胸肋脾部。这样,在锻炼身体时反复揉按,则能帮助身体运化功能。  当踩步摇闪时,两目虽前视,身如箭钻而进,然而耳为灵性倾听,如背后有一物,一动一静必入耳,眼视而心动,心动则勇力生,宛如龙之拧身,返首回顾,手足齐翻,趁势下塌,而浑身包裹合拢是其势轻灵而有神,猝然而有劲,始得妙境,切忌滞钝,断续身法散见则失势。《拳谱》云:“手脚齐到方为真。”盘肘手一动脚必随之。为何?脚到手不到,遭人七十二般拿法,手到脚不到,遭人七十二般盘腿法,故曰:“手足齐到方为真。”右肘撞出时必须虎口对准鼻尖方向直出,与身子形成一片,不可横斜而出,盖合则劲整,否则散则失势。  此式应用时,前手肘尖对准敌人肚脐击去,虎口占住敌人心胸,肘欲闯击敌人心窝,手欲钻击至敌方咽喉,或闪击敌人面部;足踩敌人脚掌背面,而后手则埋藏肋下,作格拨撩击的准备。踩要踩住敌脚,使敌无法趋避逃跑乏术,则我拳脚交加,发击必中。没踩着脚面而落空,后随之脚则使“刮地风”追击,即“追风赶月不放松”之意。此乃身后御敌而兼顾身法。转身时,右手必须穿过自己头部,以便闪击敌方面部。返身下塌时,即束身下势,保护住自己身体,又搭住敌人,以防敌方从后袭我,而以我的手足反而击敌人。此把用手躜、肘撞、脚踩、腿蹚皆可,随机而用,其所异者唯左右互易而已。  (安徽 张宗球 马琳璋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