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过去武林中  有“太极十年不出门,心意一年打死人”的说法,戴家“束展二宇一命亡”的功夫是否真能炼出来?    这些武林谚语都有夸张成分,但心意拳(形意拳)与太极拳相比,确实上功较快,尤其是五行拳,一练出明劲就能伤人。但一年的时间太短,很难出功夫。“束展”是束身蓄劲和展身发力的结合。最初的心意拳只有“鹰熊”二式,熊式为守,是顾法,要束身而起;鹰式为攻,是打法,要展身而落。束展要一气呵成,心意拳中最能代表束展特点的就是“挑领”一式。陈明洁先生传授的心意拳,要求学生在束身时要“插得老一点”。至于“束展二字一命亡”的说法,我以为姑且听之,不要太认真,束展只是针对开合的练法。在实战中,如果完全用束展作为技击的原则,恐怕难以应对瞬息万变的战况。    七、金家功夫和大成拳都注重桩功和单操,心意拳 (形意拳)是以单操为主,还是以套路为主?    据说金家功夫的祖师姓金。现有资料表明,只有与戴隆邦交流武学的螳螂门前辈金世魁姓金,本门的拳谱中记载:戴隆邦传金世魁“四把”和“十二形”,金世魁传戴隆邦螳螂拳。但金家功夫的祖师却不会螳螂拳,显然不是金世魁前辈。湖南的戴涌波是金家功夫的嫡系传人,他向我描述过金家开合功的练法,很像峨嵋派的“太子功”和“嗨字功”,同时也与曾一度风靡国内的“大雁功”极为相似,不知金家功夫与峨嵋金顶的白云禅师传下的一脉武学有何渊源。可以肯定,金家功夫只是心意拳的零星功夫组合,并非嫡传。王芗斋前辈早年所得到的也只是河北形意拳的零星功夫,连“四把”和“闸势”都不能完整演练,所幸在青壮年时得遇李政先师的后人,又赴少林寺学心意把,在福建学鹤拳,并与八卦和太极名师结为挚友。大成拳是王先生集一生所得的东鳞西爪的拳学精华而编创的一门新拳学。我想,金家功夫的发展过程可能与大成拳大致相同。  当年,王芗斋先生的几次著名的试手,都没能遇见实力相当的对手,否则不可能一招制敌。试想当代搏击擂台上,实力相当的比赛均是以点数决胜负,即使一方击倒对手,也多是以组合拳法或拳腿膝肘连击。因此,单纯练操手很难适应现代搏击。不仅拳击和泰拳有高级的组合练习,跆拳道和空手道也有多种供高段位练习的套路。心意拳(形意拳)套路是组合练习的精华,其修炼程序是先桩功,次单操,最后练习套路。我们不能因为某位名家前辈的偏激之言,而放弃完整的拳学修炼体系。    八、同为戴魁先师所传心意拳,为何山西祁县称之为“戴氏心意拳”,而沈阳陈明洁先生一系却称之为“戴家心意拳”?    20世纪80年代,山西祁县戴魁先师的再传弟子以“嫡传唯亲”的思维定式,将在祁县流传的心意拳定名为“戴氏心意拳”,以示以别于太谷心意拳和河北等地的形意拳,是戴姓的嫡传正宗。先不说这种称谓是否准确,“嫡传唯亲”是思维方式就是幼稚可笑的。丹道的祖师爷在数千年前就反对“嫡传惟亲”的狭隘思想,今天的山西祁县人为何还要反其道而行之!  至于陈明洁先师一脉所传拳法称“戴家心意拳”,含意则与今天祁县人的想法完全不同。首先,陈先生十八岁由祁县祁城村来沈阳定居后,与武术界朋友交流时,一直都称自己所学的是戴家拳。据说李洛能当年艺成后,对人称自己学的是戴家拳,车毅斋和宋世荣等前辈也这么称呼。阎志高先师来沈阳教拳时,见过陈明洁先生演示了心意拳后,称这是戴家老拳;与陈先生同为祁县老乡且自幼学心意拳的高凤武、王景峰先生也称之为“戴家拳”。陈明洁先生不仅师承戴魁先生,还同时受教于程天祥和程天禄两位前辈。程大先生和程二先生是戴文熊和郭维翰的亲传弟子。在戴文熊的晚年,程大和程二被选定执掌戴家镖行。陈先生于1927年到沈阳后,与高凤武等先生聚集起十几位山西练心意拳的老乡,每日切磋拳技,从这些武学大家身上汲取内家拳精华。陈明洁先生后来师从阎志高习太极拳,阎先师也是形意拳大家。陈先生还师从英师久习八卦掌,英先生曾在郝恩光门下习形意拳。这两位大家的拳学思想必然会对陈先生产生影响。20世纪50年代,陈先生与车派心意拳著名传人徐成麟先生进行交流。陈明洁将本门的心意拳与各派心意拳、形意拳相揉合,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至20世纪50年代后期,逐渐形成独特的风格。由此,将本门心意拳定名为“戴家心意拳”,既区别于祁县的“戴氏”提法,又包含着“所有戴隆邦的传人都是一家”的意思。    九、2003年第5期《精武》曾刊发《形意拳秘法》一书,其师承表和有关人物的年代都与今天山西祁县人的说法有出入,为什么?书中的“戴先师”像不知是哪位前辈?    这本拳谱我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看过,其作者高降衡先生是山西祁县人。祁县很多练拳者都有这本书,但一直不肯将此书公之于众。前些年,有的祁县人把心意拳历史当作商业机密,把真实历史隐匿起来,将精心编造的谎言在报刊—亡公开传播,以至于当历史的真相露出冰山一角时,就不能自圆其说,难免自取其辱。这本具有历史价值的拳谱至少告诉我们两件事:一是戴文熊、戴文良及郭维翰确实一起学艺,一起传艺,而戴文熊传李洛能则是不争的事实,与车毅斋碑文上记载的内容相符;二是拳谱上记载光绪初年,文熊和文良才因年老归家,将心意拳传与乡里,与曹某等人考证的戴文熊的生卒年至少差二十年。光绪初年,戴文熊不过六十岁,因为在江湖上干刀头舔血的营生,对年龄和体能都有苛刻的要求。至于那幅“戴先师”的照片,按高降衡的师承来看,可能是戴文熊先师的遗像。从照相术传人中国的年代上看,说明近二十年来对戴隆邦父子生卒年的考证有误。    十、心意拳(形意拳)是否存在缺陷?需要在哪些方面完善?修炼心意拳者能否参加现代搏击比赛?    我虽是戴家心意拳嫡系传人,但不讳言心意拳的弱点。首先,心意拳(形意拳)缺乏腿法,因为内家拳的搏击理念中有“抬腿半边空”的说法,太极拳和心意拳的几下腿法也是起腿不过膝。其实,传统武术的这种劣势一直被盲目自大的光环掩盖了,像20世纪30年代国术大师陈子正被泰拳手一腿踢昏的事实,国内武者也不愿提及。搏击擂台上最有效、使用频率最高的杀手锏就是腿法,横扫腿和侧踹腿是打击对手的有力手段。由此看来,“抬腿半边空”的传统理念无法适应现代搏击。  心意拳的另一个弱点是步法较单调,多是直线移动,因此近代著名形意拳家多兼习八卦掌,如宋世荣、李存义、张占魁、孙禄堂、姜容樵等。心意拳的身法也有不足之处,尤其是河南心意拳和祁县戴氏心意拳,在展身发力后多呈前倾状,犯了实战中的大忌,必然会给高手创造迎击的绝佳机会。其实,真正练成抖擞内功的高手发劲后,身体能迅速弹回,身体重量在瞬间又落到后腿上,使对手无机可乘。  至于心意拳家能否在现代搏击中站住脚,除了自身要具备一定功力外,还要进行实战训练,尤其要戴上拳套和护具对练。今天,传统武术最大的悲哀在于局限在虚拟训练中,陶醉于自我感觉天下无敌中而飘飘然。本门的心意拳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还有人戴上护具进行实战演练,但后来在—次试手中出现伤害事故,就再没人敢拿拳脚往别人身上比划。其实当年心意拳的名气是打出来的,据说戴文熊和李洛能原本是好友,后来戴文熊传李洛能心意拳,俩人在实战切磋时,还像以前—样不分师长辈分地真操实练,身穿用牛筋和铜镜编织的护甲进行对搏。一次,李洛能一个虎扑按到了戴文熊的前胸上,竟将护心镜击碎了。今天的心意拳如果不进行改革,则在拳法上不能与拳击抗衡,腿法上不敌跆拳道,摔法上不如散打,而膝法和肘法更不如泰拳,若干年后,一种没有存在价值的拳学就会逐渐消亡。  另外,湖南的戴涌波曾问我,金家功夫中的“噎”字发音与心意拳的雷声之间的关系。雷声发自丹田,透过经脉作用于五脏六腑而变幻出不同的声音。心意拳各流派的雷声不尽相同,有七字音、六字音和五字音等,“噎”声应该是诸音之首。据我的一管之见,雷声应该远溯至魏晋南北朝时代盛行的道家“长啸术”。